liuhui998's new blog

using octopress

中年危机在哪里?

| Comments

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天,他比我小10岁左右。他和我提到了他要面对中年危机了,我当时脑袋一下子抽筋了。我想,如果他中年危机,那我是不是得老年危机?

诚然人在30岁后很多的压力,父母开始变老,儿女需要照顾。但是也发现自己的学习能力变强了,经历多了一点。以前要发很多遍才能读得懂的书,现在,看一遍就基本懂意思了。

摩西在80岁的时候,才被神大大使用,带领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逃出来。在中国古代也有,周朝的姜子牙,80岁拜丞相,帮助周打败了商。

我今年37岁,我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。我不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,但我觉得,我需要善待每一天。

当然中年危机这个词也不完全是啊负面的或者是贩卖焦虑。他至少能让你警醒,能让你知道,你的人生需要有突破,你要善用每一天的时间。

忧虑是你该想的不去想,不该想的拼命去想。该想的是,你在世的日子会一天天减少,你有没有利用好神给你这一天生命?不该想的事,你今年多大了,你和别人比怎么样了?

如果一切太顺利了,就没有感恩和珍惜。

我觉得要把中年危机的中年去掉,改成有危机感。假设我还要活50年,那我就只有18,000多天可以过的。那么每过一天,你就少一天。

当你在世的日子,由18,000变成17,000,变成16,000这样,一点点的倒数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和紧迫感。

其实这比什么中年危机或者老年危机更为重要。


这是补充,其实这个文章写好了有2周左右,但是在几天前我爷爷过世了,刚好87岁。

儿时回忆与长期成长

| Comments

在我读高三的时候,父亲下岗了,他当时是县城副食品公司的副总经理。

虽然他当时没有什么积蓄,很幸运,后来他很快成功的开始做自己的生意。由于过去经验,知识和人脉的积累,代理了一些副食的品牌,整个家庭的生活没有陷入困顿。

同期,我父亲的下属的一个经理也下岗了,由于他更接近业务,他下岗后的生意比我父亲做的更大。

但当时公司的总经理,没有那么幸运。他没有什么很多的资源积累,听说后来他开了一个烟摊,生活有点艰难。

当然这三个人的经历肯定有运气的成分,但这件事在我幼年留下比较深的印象。所以也在工作的选择上面,只要不违反道德和良心的缘故,我通常会选择,更有挑战的工作,哪怕短期回报会低一些。

如果你的注意力聚焦在解决真正的问题上面,你的长期回报一定不会很差。或者说当你遇上黑天鹅世界的时候,而你的抗风险能力会强很多。

重要的的是解决问题后给身边人带来的帮助,而不是个人的荣耀。

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。

关于组织混合作战的思考

| Comments

管理领域的很多重大创新思路都来自于军事。我是一名工程师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开发组织的效率更大化。

传统的做法是把开发团队和业务团队,完全割裂开,中间用产品经理来进行沟通。

但是当我读二战史的时候发现,跨兵种协作好的军队,那么他的战斗力都比较强。

在太平洋战场的日军,由于陆军和海军的目标各不相同,他们错失了非常多的机会。在一次海战中,本来舰队的目的是为驻守岛上的陆军运送给养,但是当他们遇到美军舰队时,海军为了杀敌立功,把给养都丢掉了,结果造成了陆军的重大损失。

还有在敦克尔克战役的时候,德军出本来有机会全歼盟军。但是由于德空军与陆军的配合不佳,给盟军留下了很大的时间空窗,让他们得以顺利脱逃。

这也就是传说中的,跨组织沟通的问题。

所以,在现代军事组织里面一般会将军种混编。比如说,海军陆战队这种组织形式,它里面有空军,有海军,也有陆军。

我在想对于工程开发团队,是否有可能也实现混编。所谓的混编就是,程序员在兵种上还属于他的军种司令部,但是实际配属上就是和业务人员混合搭档。

比如财务部可以配1~2个程序员,他的绩效80%都归财务部来打。他平时也是和财务的同事坐在一起,虽然他可能还人员编制上是属于工程开发部门。

工程开发部门,主要提供在专业能力和技术平台上的支撑。跨兵种混成后,组织的做战效率更高,也能更好的面对变化。

上面的都是我在上班路上的随想,也没有验证过,希望以后可以尝试一下,哈哈。

感恩刘雅贤老师

| Comments

我一直想写一下我大学的班主任。刘雅贤老师。

在2000年的时候,我高中毕业到湖南师大去读自考,有幸碰到了我当时的班主任刘老师。

她是哈尔滨人,因为先生是湖南人,所以到了湖南。她是湖南师大的退休老师,当时已经60多岁。

我们这一批学生都是高考连大专录取线都不到的学生,没有书读了,所以去湖南师大读自考,基本上是学渣中的学渣。

我们到了师大之后,教室在师大图书馆北边的计算机教学部7楼;学生宿舍在嗯大学堂坡的民房里面。

大家即兴奋也有点有迷茫,因为高中基础太差了,到大家来学习高数英语等课程还是非常的吃力。

她的家刚好也在宿舍的附近,每天都会主动来过问,我们学习和生活的情况,就像老妈妈一般。

像我们这一批人,在原来的高中里面,基本上都是nobody。然后到大学里面有这么,这一位关爱人的老师,让大家心里嗯都非常的暖和。

很可惜的是,她只做了了我们一年的班主任,然后因为东北老家有事就没有做我们的班主任。

但是这一年的时间,也是我们当时那一波同学,非常温馨的回忆。

大学毕业以后,同学们还经常三五成群去看她,我去年去看她的时候,她说自己记性不好了,有时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转眼间19年过去了。

基础设施即代码

| Comments

Infrastructure-as-code (IaC) 就是基础设施即代码。

所有的服务器网络等IT资源都通过代码来描述, 并自动创建。在传统的自建机房时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是现在,大部分的新兴企业都把资源已到了云端,比如亚马逊云或者阿里云。 这慢慢就变成可能的事情了。

Iac也是我们持续集成和持续构建里面不可或缺的一环,如果你没有把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变成代码,那么你每一次的代码修改所依赖的环境变动都是不可预测的。

基础设施及代码有很多种搞法,有用 Docker的,也有用ansible或者是亚马逊自带的cloudformation的。选哪个工具也不是重点,重要的是选择适合自己的工具。

程序员应该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嗯业务逻辑上面或者架构上面,对于基础设施,对他们不应该成为瓶颈,程序员可以向写代码一样写他的需要的资源。

对于服务器环境网络的配置可代码版本化管理,可回退可记录可重现。

这些话我是讲给自己听,或者能明白的人听。哈哈!